古希腊《荷马史诗》中,大名鼎鼎的“特洛伊木马围城”故事,想必大家都是耳熟能详。这段带有浓厚传说色彩的故事,在欧美影视剧中,被不止一次搬上了荧幕,而其中最著名的电影改编,莫过于2004年由沃尔夫冈·彼德森执导的史诗电影,《特洛伊》。

  在《荷马史诗》中,这一段故事堪称是神话和英雄传奇的混杂。不过在电影中,导演彻底剔除了原著中的神话段落,而是完全用英雄和战争,来重新诠释这段故事。故事的主体,基本还是遵从了原著。整个故事的开端,即是特洛伊王子帕里斯诱拐斯巴达国王的王后海伦。不过在电影中,将斯巴达国王墨涅拉俄斯的兄长,迈锡尼国王阿伽门农,设定成了一个几乎统治整个古希腊所有城邦的“king qf king(王中之王)”。

  电影中的迈锡尼国王阿伽门农,电影中包括阿伽门农的服装在内,大部分角色的服饰,都明显是参照罗马和拜占庭时代的风格。更有甚者,很多人的服饰是参照了波斯人以及后来中东穆斯林。

  电影中对于迈锡尼军队的复原水平,可以说是相当随便。阿伽门农的穿着,是明显的中世纪初期拜占庭以及一些中东风格的混搭。不过一个有意思的是,电影中复原的,带有长鬓毛的迈锡尼军队头盔,却是历史上却是存在过的。同时,电影中出现的,两边由缺口的大盾,其实是一种比较经典的迈锡尼风格盾牌。

  不过电影中几乎各个城邦头盔上都出现的护鼻,这个其实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因为在《荷马史诗》背景下的公元前八到六世纪,以及更早的迈锡尼文明时期,并没有确切的考古资料可以证明电影中的长护鼻是否真的存在。

  还有,迈锡尼时代是古希腊人使用的武器主要是青铜器制成,因此应该都像这张复原图那样有着金光闪闪的色泽。但是在电影里,出了极少数表现出了青铜武器、铠甲所具有的金色外,大多数颜色更像是铁器,著名的迈锡尼重铠在电影中也并未出现。需要注意的是,武士所使用的盾牌样式,即迈锡尼时代的盾牌,有些类似后来祖鲁人的盾牌,都是木制的盾身,然后在上面固定一张经过简单处理的牛皮。

  在电影中,希腊军队的装备也是相当多样,虽然有一些有比较严重的出现时间差,但也算是基本遵循了一些考古发现。

  著名的科林斯盔,其与肌肉胸甲,堪称经典的古希腊步兵形象,但是这种头盔出现时间已经是公元前五世纪左右,因此不应该出现在特洛伊战争当中。

  有意思的一点是,在导演设计特洛伊人的形象时,参考了特洛伊之战后,残存的特洛伊后裔前往亚平宁半岛,建立起罗马的传说。因此电影中特洛伊人的形象,算得上是罗马和迈锡尼风格的混搭。

  ▲电影中的特洛伊士兵形象,电影中特洛伊人方方正正的大盾,华宇娱乐以及头盔边缘向外的延伸,明显都是在迈锡尼风格的基础上,尽量像人们所熟知的罗马风格靠拢

  其实历史上那标志性的罗马大方盾,是在罗马马略改革之后才出现的。之前,罗马步兵使用的盾牌,大多是长椭圆形。因此电影中将特洛伊人的盾牌做成长方形,其实算是一个对罗马装备的误解。

  有意思的是,导演在整个电影中,尝试加入了大量东方元素,因此使得电影许多细节,出现了非常严重的问题。

  ▲电影中的特洛伊人弓箭手,历史上,这种三角形弓在古希腊地区并不常见,其真正的使用者,其实是古埃及人,以及受其影响较大的黎凡特地区

  ▲使用三角弓的黎凡特地区武士,伴随着亚述人等民族崛起,威力更大的反曲弓最终取代了这种古老的三角形弓

  电影中的特洛伊祭祀,头上的戴的竟然是东正教神职同款帽子。如果觉得这还不够东方,接下来导演还有......

  ▲电影中头戴头巾的使者,这造型基本上就是许多影视作品中中东穆斯林的形象了。不得不说导演真是一个希腊高级黑(希腊曾被信仰伊斯兰教的奥斯曼帝国统治了四个多世纪)

  除此之外,传说中一些有趣的段子,也被导演删掉。比如说阿喀琉斯的母亲海洋女神忒提斯,为了防止阿喀琉斯前往特洛伊,因此将阿喀琉斯打扮成女孩混在斯库罗斯岛的国王吕科墨得斯的宫廷里。最后还是奥德修斯用计,才最终从宫女中找到了阿喀琉斯。想象一下,还是小鲜肉的皮特女装,啧啧啧。

  还有关于特洛伊战争的经典中,提到过一位彪悍的亚马逊女王彭忒西勒亚。她美得令阿喀琉斯在杀死她后不惜辱尸。这位女王未能在电影中出现,可以说是巨大的遗憾了。总之,这个电影在历史考证方面既有认真考据的一面,也有导演脑洞的一面。但整部电影在战阵复原和英雄主义展现方面真的体现出了好莱坞的水准。所以,没事看一遍还是挺过瘾的。


上一篇:华宇娱乐企鹅为什么不会飞?
下一篇:大型电影情境史诗话剧《仁义巷》昨日在华宇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