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受害者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团长菲林如是说道图为维特拉娜·伦奇娜和谢尔盖·菲林在2001年的演出照IC 资料

  继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团长谢尔盖·菲林被泼硫酸毁容之后,莫斯科大剧院遭迫害的诅咒似乎还在继续。据《泰晤士报》的消息,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首席独舞演员维特拉娜·伦奇娜在受到不明威胁后,因心理上的恐惧以及大剧院内部的不和、暴力等复杂原因,决心离开莫斯科,迁往加拿大。

  作为莫斯科大剧院最有天赋的芭蕾舞女演员之一,伦奇娜突然离职的消息,也给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这个全世界知名的院团蒙上了又一层阴霾。

  菲林在1月18日的遇袭,揭开了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内部不为人知的黑暗面,而且这种黑暗远不只是众人理解的艺术理念不合这么简单。在此之前,将死猫扔到舞台上,往芭蕾舞鞋里放碎玻璃、向秘密警察告密,都是芭蕾舞团内部竞争对手彼此做出的恐吓行为,但这些都没有菲林本月遭受的人身攻击那么严重。

  伦奇娜以前曾是菲林在舞台上的搭档,今年33岁,有一个7岁大的儿子。目前针对伦奇娜的恐吓,似乎与菲林遇袭没有多大关联。人们现在所能知道的相关背景是,伦奇娜的丈夫弗拉迪斯拉夫·莫斯卡尔耶夫正准备拍摄一部以俄国沙皇时期伟大女舞者玛蒂尔达·科斯切丝卡娅为对象的电影,伦奇娜被安排在这部电影中扮演女主角。对像伦奇娜一样狂热的芭蕾女伶来说,玛蒂尔达绝对是芭蕾女舞者们最梦寐以求扮演的角色。但现在,莫斯卡尔耶夫却因执导理念不合与合作伙伴起了纠纷。

  伦奇娜本来预计在今年莫斯科大剧院纪念斯特拉文斯基《春之祭》诞生一百周年时参与演出,后来却被大剧院放了假。“我觉得我们应该对这些威胁做出反击。那些人没有权利干涉我们的私人生活以及我的专业工作。”伦奇娜1月29日对俄罗斯《消息报》说。

  不只是与菲林,伦奇娜也与菲林的竞争对手——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现年39岁的首席男舞者尼克拉·齐斯卡里泽演出过。在艺术理念上,齐斯卡里泽一贯坚持保守的舞蹈风格,这与致力于改革并着力为剧院传统剧目增添现代元素的菲林完全相反。齐斯卡里泽还一度炮轰菲林主导的剧院重建工程,并公然与舞团管理层发生冲突,认为整修后的莫斯科大剧院看起来就像是粗俗的土耳其温泉旅馆。在当舞团领导人这件事上,齐斯卡里泽也从未掩饰过自己的野心,是莫斯科人尽皆知的“秘密”。无极2不久前,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一些成员还俄罗斯总统普京,要求撤换菲林。

  当莫斯科警方介入调查,试图解决莫斯科大剧院的内讧时,齐斯卡里泽首当其冲成为被调查对象。齐斯卡里泽当时对调查的反应是狂怒,并称警方是在拿艺术竞争混同于阴谋陷害。“警方说大剧院内部每个人都要接受调查,但在我之前,只有两个人被审问。如果是按顺序来调查,很明显,我的名字(Nikolai Tsiskaridze)是排在字母表后面的,但这个字母表顺序也太奇怪了!”齐斯卡里泽接着说,“现在莫斯科谣言四起,都说我们三个人是嫌疑犯。”

  齐斯卡里泽提供了菲林遇袭时自己不在场的证明,他说自己当晚与菲林一行人一同在莫斯科大剧院看纪念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出,菲林在晚上11点多离开大剧院,随后就被一个戴巴拉克拉法帽的蒙面人袭击,而他则在晚上0点30分才离开剧院,有剧院录像监控可为此证明。此前曾与齐斯卡里泽一同主演芭蕾舞剧《吉赛尔》的伦奇娜,也倾向于认为莫斯科警方找错了对象,她暗示称,犯罪嫌疑人可能是莫斯科大剧院以外艺术圈子里的人。

  目前,受害者菲林右眼的眼角膜已严重损坏,但医生对恢复菲林的左眼视力还是有较大信心的。不久之后,菲林可能会被转往德国亚琛接受进一步治疗。现在,菲林正在病床上收集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正在演出的《舞姬》的制作笔记,并在该剧首演之前,通过网络电话为舞团成员加油打气,“跳吧,跳吧,跳吧!”菲林也对到来的神父告解说,“我原谅每一个犯错的人,一切都让上帝来判决吧,人性本就是脆弱的。”

  现在的莫斯科大剧院似乎也成为莫斯科警方常去探访的犯罪现场。每一位院团成员的不在场证明都在被警方反复核对,剧院里的闭路电视也在被反复查看,有消息称,测谎仪也将被运用于调查中。一位批评家在描述这种艺术竞争中的爱恨交加时,说:“现在的情势对莫斯科警方来说简直就是个噩梦。”莫斯科大剧院前艺术总监尤里·伯拉卡则说,“某种程度上,莫斯科大剧院就是俄罗斯人民生活的一种表达,它就是一个缩小版的俄国。”


上一篇:华宇娱乐法国谚语: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
下一篇:我的世无极2界建筑大师 北欧风格的雪山八角别墅